鄉愁如水

? ? 跳過那些生動的文字宣傳,“花村”顧家善讓我停下腳步,認真端詳,只因那“看得見山,望得見水,記得住鄉愁”的字句。

這是盛夏的早上,一場透雨后,陽光在折射中變換著角度,照亮眼前生機盎然的“花村”,青綠紅翠在白墻黛瓦下的水渠邊,閃著絢麗的光澤,與對面墻上錯落陳列的黑白照片有種默契的呼應。
黃河環繞半個村莊,安靜地流淌,河岸邊,一片成長起來的楊樹林,抵擋來自河對岸黃山的光禿。樹林后,兩排高過一人的柏樹森然如蓋,從樹下經過,樹縫中透過的清涼,帶著河水濕潤的氣息。
這樣一個早晨,我獨自在“花村”漫步,品味“花村”的鄉愁。
蜿蜒于村莊,經過各戶門前的水渠,清淺緩流,西北農村少見,這是“花村”美麗的源頭,也是鄉愁引發的源泉嗎?答案好像近在咫尺,卻一時無法說清。
對“花村”而言,鄉愁是很重的字眼,不只是掛在墻上的幾張照片,村巷里遇見的幾棵古樹。在“花村”顧家善村名的含義中,已包含了“花村”的發展史,顧姓家族的榮耀、遙遠的歷史。那些不遠萬里,跋山涉水的遷徙,那些水鄉如煙的往事,莫非都是“花村”欲解的鄉愁,永遠讓人惦念?
也許,最終落腳于遙遠的西北,有一方面山靠水的寶地,讓綿延不絕的鄉愁,繼續用水來承載滋養,恰好不過。
黃河垂愛“花村”,無論寒暑,晝夜不息,村莊安在黃河岸邊,栽樹能長,養花可活,花樹入戶門廳,莊稼旱澇保收,天大的恩澤,羨煞周邊干旱村落。
“花村”離不開水,血脈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來自于水,水從故園生長,又滋養著新家園。
雨讓“花村”的一切,生動抑或可愛,文字里的鄉愁,都有了實實在在的現實觸感。
第一次與雨不期而遇,是在初夏的一個早晨。雨絲清揚,如絲如縷,混合著花草樹木的淡淡香味,綿柔的氣息,帶著一種久違的清靜,落在“花村”濃重的綠蔭里,沒有鋪天蓋地,只有舒緩輕柔,落在白墻黛瓦下的水渠里,帶起些微的漣漪。細雨中,我聞到了飄在“花村”空氣中的鄉愁,溫潤透明是它的基調,纏綿悠長如它的訴說。
一位著旗袍的女子,撐著一把油紙傘,站在游絲般落雨的村巷,那婀娜修長的身影,若一個水鄉女子。她站立的院落門前,古柳依傍白墻黛瓦,身邊流過的渠水,分明是江南故園的河汊,而雨中的女子是戴望舒筆下結著愁怨的佳人,還是故園曾經的記憶再現?
細雨不知不覺,打濕了早在“花村”晾干的姑蘇舊事,那些無法回頭的歲月,那些興衰榮辱的沉淀往事,一絲一縷,重被喚起。
第二次與雨相逢,是盛夏陰沉的午后,前腳剛踏進“花村”,后腳就趕上突降的大雨。
雨來得急切,初起就珠落玉濺,一會就連綿成片,在村莊上方勾連成一片水霧。雨水霧氣,像不可分的孿生姐妹,在村巷四處漫流飄移,在雨幕中行走,仿佛走入了梅子黃時雨中。此時的村莊在驟雨中飄搖不定,仿佛被雨水托舉的搖籃。
雨來得集中,好像要把春天的缺失,都趕在夏季全部追繳。那水流如注,那連綿不絕,無不續寫一個與水有關的故事,如煙的村莊,包裹在雨中的白墻黛瓦,怎么看都是江南雨季的故園。飄搖不歇的雨,讓蔬菜、瓜果接茬兒煥發新葉,這樣的歡欣都淹沒在雨中。
驟雨一不小心,又打翻了溫暖中開放的花木,三角梅,四季海棠和虎刺梅、月季,趕趟爭艷吐芳的花朵,被雨水澆灌成蔫蔫的濕重。一池荷花婷婷雨中,荷葉上的水珠,如顆顆珍珠左右滾動,絲毫沒有驚訝世界的突然粗暴。生機與衰敗,繁盛與凋零,一場雨演繹出不同的滋味與心緒,花也不能例外。
黃河有情,“花村”有意,當他們幸運牽手,一個村莊的田園氣息里,不僅有了農忙與閑適,也有了水樣的鄉愁。那些流淌在花村的河水、雨水,把“花村”的希望和幸福牢牢包圍在自己的懷里。那些在春天育苗,在夏天展顏,又被雨水打蔫的花,經過陽光的溫柔撫摸,陸續展開了笑顏。
如今,黃河岸邊的家園早已根深葉茂,一代又一代,謹守祖先古訓的顧家子孫,積德行善,種菜養花,努力撐起了家族的希望。一院一院的花團錦簇包圍了院落,裝扮了村莊,明媚了生活。在“花村”安享晚年,過如花的生活,當圓夢成真后,他們繼續家族的古訓,與人為善和樂,繁養百花爭比讀書,翻新了家族的門楣,繁花在院落常綠,家族榮光在四處蔓延。
年輕一代的顧家子孫,開始奔赴他鄉。他們偶爾回頭,對著遙遠的西北,想那黃河岸邊,一村的碧樹,一院的紅翠,如水的鄉愁,開始在心頭紛紛落下。
陽光下,紅紅火火的嬌艷中,有高堂不變的堅守,他們沒有衣食的困擾,但有偶爾泛起的孤寂與落寞,他們時不時走出院落,在門前的水渠里緩慢取水,輕柔澆花,動作充滿愛憐。
我走到這個院口,看到那個落寞的老人,她瞇眼向我打探,這個陌生人,可是從她牽掛子孫的城市而來?她微笑著張開了嘴,臉上皺紋密布,牙齒卻整齊,她招手示意我,到她家坐坐。打開院門的一剎那間,我看到了一樹的黃杏落了半面院子。
水承載著相思,花寄托著幸福,綠蔭中有“花村”永遠糾纏不斷的鄉愁。
顧家善的基調是溫潤的,因水因花,因樹因人。從清渠淺笑,花繁花茂,到綠樹環繞,家和事興,“花村”的繁盛和平靜,出自一種自然的幸福,像細雨綿綿的狀態,浸透的是人心,是生活的適意。
而回歸是鄉愁的起點和本意。
蜿蜒的村巷里,花樹清亮,帶著無比舒展的神情,好似靜候一場久盼的回歸。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河内5分彩助手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