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落周莊

? ? 周莊,是我遙不可及的一個夢,僅僅她的名字就讓我迷離。曾無數次地勾畫她的模樣:是桃花流水鱖魚肥,是三秋桂子十里荷塘,還是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……?

今夏,我被周莊召喚了,待我走進她,那些江南特有的印象,似是而非,周莊的模樣便呈現于眼前,我喃喃地呼喚:周莊,我來了!
這個清晨,微雨迷蒙,那細細的,小小的雨滴,越過千年周莊,此刻又不約而至。
細雨中,乘著畫舫在急水港、白蜆湖中游覽,碧波蕩漾,眼前的一切,都濕溻溻的,岸邊紅紅白白的夾竹桃、蘆葦蕩、草亭、農舍,一一向后飛去,間或有漁民駕著小舟悠然劃過,不知名的水鳥在船舷邊上下翻飛。
駛入南湖,但見湖光水色,一片浩渺,水汽氤氳,鉛灰色的天空仿佛重得要跌落似的。
九曲長廊邊,白色的睡蓮靜靜開放,長廊盡頭,露出白墻黛瓦,眼前的景致仿佛剛剛作就的一幅水墨山水,還帶著未干的墨跡,好一個煙雨江南。
北方人來到周莊,總是被這里的水以及一切和水有關的事物迷醉。周莊四面環水,環抱于南湖、白蜆湖、淀山湖、澄湖之間,古鎮被南北市河、后港河、油車漾河、中市河四條井字形的河道分割,是真正的水鄉澤國,周莊人出行皆憑舟楫。周莊是小橋流水人家的精巧布局,是濃得化不開的植物簇擁著的一處所在,這里俯仰皆是美景。這里的一磚一瓦,一石一木,無不靜謐而安詳。
點點滴滴的細雨,使得水鄉周莊更顯溫情脈脈,無比靈動,這雨來得如此熨帖,就這樣走在周莊,沉醉在周莊,說不出的愜意,道不得的美好。
在周莊行走,你不由得放慢了腳步,生怕走得太快破壞了這里的寧靜似的。
狹長的巷子就是街道,巷子兩邊店鋪、酒館、茶樓林立,兩旁的屋檐離得那樣近,留出窄窄的一帶天空。布滿青苔的石板小路將沈廳、張廳這樣富庶人家的深宅大院與尋常百姓的房屋相連,那樣和諧,絲毫沒有違和感。這里的民居一律古樸典雅,木質窗欞、精美的磚雕門樓,大都保持著明清以來的建筑風格。
在周莊,因了水的滋潤,這里的植物比別處更茂密;因了細雨的洗滌,這里植物比別處的更活泛。房前屋后,木蘭、梧桐、芭蕉,還有說不出名字的爬藤類植物,點綴其間,與古老的木質門窗相互映襯,美得令人動容。新生與蒼老握手言和。偶爾探出窗外的吊蘭、藤蔓,遍植的大麗花、玻璃海棠、銅錢草,還有那攀緣在南墻上的凌霄花,告訴我一個秘密:周莊人是那樣愛花的啊!你看:石槽,大大小小的盆、罐、壇、缸,竹筒制作的花架,甚至廢棄的小船,都被用來種花養草。周莊人是最幸福的花匠,隨手栽植,無論什么,都蓬勃旺盛得不像話,我甚至有點嫉妒他們了,來前,我的那株繡球花剛剛殞命……
一些背街小巷里,坑洼不平的石板路的縫隙里,野草肆意生長,不知名的紫色小花開得燦爛,爬山虎肆無忌憚地從這家爬到那家,攻城略地似的……
河道兩旁,垂柳依依,碧水悠悠。白墻黛瓦的民居依水而建,純樸的石橋,像紐帶一樣讓岸與岸,河與河相連,清碧的河水倒映著垂柳、房舍、石橋、鉛灰色的天空,石橋和它的倒影連接成了一個有趣的圓……一會兒,一艘搖櫓小船悠然駛過,打破了水面的寧靜,水中的倒影碎成斑駁的明亮的色塊,好一會兒,船走遠了,才又恢復了平靜。
沿河道游走,可以見到形態各異的石橋,那些依水而建的房屋邊,是石階砌就的碼頭,層層臺階順勢而下,一直延伸到水里。可以想見,在過去的時光里,這些碼頭是何等的忙碌,那樣熱情地迎來送往,今天的碼頭稍顯沒落。然而這又有什么關系呢?周莊人的生活依然離不了它。你看,周莊人沿階而下,只四五級臺階,就來到小河邊,洗洗涮涮,甭提多方便了。
坐在橋頭上看風景別有一番趣味,河道兩旁的民居靜靜地矗立在水邊,鱗次櫛比的灰色瓦頂、秀氣的瓦當、黑紅色的窗欞、斑駁的墻面……自帶古風古意,屋檐下懸掛著的紅燈籠為這素淡的景致涂上了喜慶的色彩,那是國人特有的中國紅,內斂、含蓄,透露出中國人傳統的審美情趣,不增不減,一切美得剛剛好。
清凌凌的河水向遠處不斷延伸,直到氤氳的水汽模糊了視線……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,在周莊是不需要鐘表的,周莊人就在這樣的慢節奏里咂摸著生命的真諦,令每一位來訪的外鄉人羨慕不已。
在周莊,坐一次搖櫓小船才能真正領略江南水鄉的韻致。乘著小船在窄窄的河道上行駛,船槳咿咿呀呀地慢慢搖著,小船輕輕地劈開一條水路,古鎮風光撲面而來。兩旁的民居、石橋、垂柳近了,又漸次遠去了,那種悠哉游哉的感覺,愜意極了。石橋兩側、河岸邊的石欄桿上,要么布滿苔蘚,要么掛著爬山虎,它們自己刺繡,隨意構圖。
在嘩嘩的流水聲中,小船穿過一座又一座石橋,船娘用蹩腳的普通話告訴乘客這是什么橋,有什么來歷,往往還沒記住名兒,另一座橋又來了,大家都顧不上說話,耳朵聽著,眼睛看著,手底下不停地拍照。如果你愿意,只需付不多的一點錢,船娘會唱一首又一首漁歌,地道的吳儂軟語,讓你真正感受周莊的韻味。
在周莊,那些人、那些事,和周莊有著濃得化不開的緣分,周迪功、沈萬三、陳逸飛、三毛是繞也繞不開的話題,單就說說三毛吧!她剛來到周莊,就抱著一棵樹哭了,她說,自己來晚了,說自己還會來的……后來三毛爽約了,那是多么的遺憾啊!不同于這個謎一樣的神奇女子,我以為自己來的時候不早不晚,一切都剛剛好,不是嗎?世間一石一木都自有安排,和周莊的邂逅,也是如此,她的出現符合了我生命的途徑。你見或不見她,她就在那里,美麗經年,滄桑古老。
周莊人是從容安逸的。你看,布鞋坊、織布坊、竹編坊等店鋪里,主人的屋檐下懸掛著吊蘭,敞開的柜臺上擺放著做好的手工藝品:憨態可掬的虎頭鞋,精致的竹器,藍色土布做就的漁夫帽、背包、對襟小褂……柜臺后,手藝人從容不迫地干著自己的活計。一家小酒館內,一位中年人躺在搖椅上陶醉地聽著曲兒,不知是不是昆曲。一旁的白色小貓,懶懶地臥在門口,一副慵懶的樣子。小巷邊,一位老阿婆坐在自家門前的石頭上擇菜,小河邊,走下臺階洗碗的阿姐和淘米的鄰居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……
那一縷尋常的煙火氣就是江南水鄉人的調性:任游人熙來攘往,我自有我的從容安逸。
夜晚的周莊,是千萬燈火打造的夢幻華章,是有別于白天的周莊的。
古老的民居、一座座小橋、長長的河道,綴滿了閃爍的彩燈,一抹抹檸檬黃、翠綠、靛藍、胭紅的光芒,暈染了白墻、民居、垂柳、小橋,遠遠近近的燈光,倒映在河中,平靜幽深的河水,頓時變成了一塊彩色濃重的畫布,仿佛印象派大師莫奈、馬奈剛剛完成的作品……這種美,讓人產生一種幻覺,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似的,那是童話中才有的神奇幻象……
如果說白天的周莊是一位古典清麗的少女,溫柔恬靜,超凡脫俗;夜晚的周莊則是一位濃妝艷抹的女郎,秋波流轉,顧盼生輝。
如果把白天的周莊比作一幅水墨山水;夜晚的周莊則是一幅印象派畫作。古典和現代,東方和西方在日夜之間切換,各美其美,美美與共。
夜深人寐,周莊也漸漸睡了。她仿佛一只飄蕩在水面的小船,這只小船從幽遠的歷史之河中駛來,停泊于現實的港灣,又將駛向謎一樣的明天。亙古不變的是她的情懷、她的前塵往事,欲說還休……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河内5分彩助手app